您好!欢迎观临户外运动器材网! 登录 | 注册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在线客服|手机版

首页 > 加盟代理 > 河北体育器材制造业:站在风口怎么飞

河北体育器材制造业:站在风口怎么飞

项目图片

项目详情

  原标题:河北体育器材制造业:站在风口怎么飞
    
  阅读提示
    
  自2014年10月国务院出台46号文件《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以来,体育经济开始成为热词。
    
  这份文件提出到2025年全国体育产业总规模将达到5万亿元。而包括我省在内的各省《实施意见》中,此项总和已达到7万亿。新近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2016年会体育分论坛的主题,干脆就是“体育产业,下一个风口”。
    
  作为体育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体育装备制造业包括室内外健身器材及按摩电器、竞技比赛和训练用器材及用品、运动服装和运动鞋等多个领域。目前,国内除李宁、安踏等以鞋服起家的体育产品制造龙头企业外,大部分的体育器材企业仍以中小企业为主。随着国内市场的迅速增长,这些企业纷纷进入快速成长期。
    
  在河北,体育器材制造有悠久的历史。曾经,有学校的地方,就有河北制造的运动器材。然而,在体育产业迎来黄金发展期的今天,因长期徘徊于低端、低价、低劣的境地而市场份额不断缩减的河北体育器材制造业能否抓住机遇乘势而上,尽快实现产业的转型升级?
    
  近日,记者对我省廊坊、沧州和石家庄等地的体育器材制造企业进行了调查采访。
    
  品牌意识初步确立,但仍缺乏国内知名企业
    
  3月13日至14日,国际残奥理事会副主席、国际残奥理事会举重运动委员会主席阿莫斯一行来到了沧州泊头河北张孔杠铃制造有限公司。
    
  他们是来商谈残疾人举重比赛、训练器材合作事宜的。
    
  而张孔杠铃之所以能吸引这样重量级的用户,很大原因是其为2016年巴西里约奥运会比赛杠铃的唯一供应商,此前的北京奥运会以及新加坡、南京两届青奥会举重比赛也都是其提供的比赛器材。
    
  “张孔杠铃能成为在国际举重界有名的专业体育器材制造商,与他们较早树立品牌意识分不开。”与记者一起到张孔进行调研的省体育局法规产业处副处长陈志军对此深有感触。
    
  但他也坦言,虽然以张孔杠铃为代表,我省已涌现出一部分在业内颇有名气的体育器材品牌,如运动地板领域的英利奥,乒乓球器材中的银河,台球中的乔氏,户外健身器材中的夏垫佳美、桂宇星、鑫龙等品牌,但总体而言,省内真正引领产业发展的高品质、高科技含量的国内外知名品牌还比较少。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河北曾是体育器材生产大省。可以说,有学校的地方,就有河北制造的体育器材。至今,定州、盐山、海兴等地仍然有大量小型体育器材生产企业。
    
  但长期一家一户式、小作坊式和贴牌式的生产,却一度给我省体育器材制造业贴上了“低端”“低价”甚至“伪劣”的标签。
    
  “改变这种形象的最有效途径莫过于打造自己的体育品牌,增强行业影响力。”陈志军表示。
    
  其实,和当年省内很多体育器材厂家一样,30多年前张孔杠铃刚开张的时候,也只是家庭作坊式的“小买卖”。
    
  “以前产品主要面向学校和地市级的业余体校,因为生产规模小,根本没有品牌的概念。”张孔体育产业集团董事长张治国告诉记者,他们直到1997年,才以生产所在地地名注册了“张孔”商标品牌。
    
  “现在国内的一线体育器材制造商对于品牌建设都相当重视,为他人做嫁衣裳式的代工生产和借鸡下蛋式的贴牌生产,最终只能是受苦受累看着别人发展。”石家庄英利体育用品有限公司董事长李郁表示。
    
  有专家指出,虽然目前体育装备制造业在国内整个体育产业中占有80%的市场份额,但事实上,除李宁、安踏等以鞋服起家的体育产品龙头企业外,大部分的体育器材企业仍以盈利在千万元甚至百万元级的中小企业为主。
    
  伴随国内体育用品消费市场的迅速增大,这些企业正在进入快速成长期。
    
  “中小企业群雄逐鹿的局面,为河北体育器材企业抓住关键机遇做大做强提供了可能。”业内专家指出,与此同时,体育用品产业的整合并购也在加速。
    
  据统计,去年我国仅新成立的体育类投资基金规模就接近千亿元。成熟的体育产品品牌纷纷借势扩张,无形中抬高了中小企业品牌塑造与提升的门槛。
    
  质量水平正在提高,低端形象亟待改变
    
  3月上旬,走进沧州盐山河北启帆教学设备制造有限公司新厂区时,记者立刻被宽敞明亮的厂房、先进的生产流水线和标准化的生产所吸引。
    
  “我们正在接受国体认证审查,专家组已经在我们这儿审查5天了。”公司董事长李树峰说。
    
  所谓国体认证,就是由国家体育总局同意组建的具有独立法人地位、负责体育用品认证的权威性认证。体育类产品参加政府招标,均需持有国体认证证书,否则,不能参加国家项目招标。
    
  据国体认证中心(NSCC)专家窦军社介绍,此次他们共组织了4位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到启帆参加审查,审查的内容主要是工厂质量保证能力和产品一致性。
    
  “范围覆盖申请认证产品的所有加工场所和所涉及的活动,包括与制造器材有关的质量体系所涉及的部门、岗位、设施相关的质量活动及在制品的质量等。”有专家告诉记者,启帆通过的可能性很大。
    
  启帆所在的盐山,一直以生产低档健身器材闻名国内。
    
  “说实在的,通过国体认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通过后每年还必须接受检查,从人力到物力都是不小的投入。”李树峰说,“但如果不这样做,尽管现在还不愁吃喝,未来终究会被当做落后产能淘汰。”
    
  盐山是健身器材集散地,“低价”曾经是这里产品最大的竞争力,但也给人们带来了“低档”的印象。随着人们对于体育器材要求的不断提高,盐山不少企业意识到,只有迅速摆脱这种以“低档、低价、低质”为特征的产业模式,才能在未来的体育产业竞争中保有一席之地。
    
  据省体育局法规产业处处长庞毅介绍,如果启帆此次通过认证审查,他们将是盐山第二家通过国体认证的室外健身器材生产企业。“在盐山这样的地方,如果有两家生产企业通过国体认证,其示范作用不可估量。”
    
  据了解,目前全国室外健身器材生产企业通过国体认证的不足30家,而我省已有大厂夏垫佳美、三河桂宇星和盐山鑫龙三家通过国体认证。
    
  “通过国体认证是一种手段,它的核心是通过提高产品质量,来增强核心竞争力。”河北科技大学教授、京津冀体育健身休闲圈产业规划课题组组长王晓强表示,无论是从运动效果还是运动安全方面,体育器材制造业都具有专业性强的特点,因而对产品质量的要求也往往比普通工业品更高。
    
  “别以为生产杠铃是个粗活,在‘把把挑战人类极限’的国际举重赛场上,杠铃的质量直接意味着承担力。”张治国说,一般人可能很难想象,一副看上去毫不起眼的举重杠铃,要想登上国际赛场,必须“闯三关”。
    
  “首先要过‘安全关’,每根杠铃杆都要接受压力测试、红外线扫描和超声波检测,以保证训练比赛中不会出现‘断杆’险情。”张治国告诉记者,其次是“杆子关”,杆子既不能太软,也不能太硬,抓手部分的“滚花”得让运动员抓得住、又不扎手,第三则要过“重量关”,每个25公斤重的杠铃片误差不能超过5克。
    
  “河北体育器材制造企业要想在更高的平台上参与竞争、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从产品设计到材料选择,从工艺革新到质量检测都必须在每一个细节上下足工夫。”王晓强说。
    
  庞毅表示,目前我省已出现了一批注册资金超千万元的体育器材制造企业,正朝着标准化规范化方向发展。在国务院2014年《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出台前后,它们大多以质量为抓手,在市场上占得了一定先机。
    
  “但是我省体育器材生产整体上尚未摆脱旧有模式,产品依旧存在技术含量低、质量差、附加值低的现象。”庞毅认为,必须通过建立完善相应的体制和机制,引导督促企业尽快转型升级。
    
  产业规模成发展瓶颈,呼唤综合性专业生产商
    
  “早些时候,我们也曾通过国家标准认证,但近年来因为受企业规模所限,未通过国体认证。”在距离盐山仅20多公里的沧州海兴县城工业园区,谈起盐山那边同行企业正在搞的国体认证,新征了土地用于企业扩张的海兴益奥特体育装备有限公司董事长张从阁马上表示,等新厂区建成投产,会很快开始申请认证。
    
  而作为国内首批通过国体认证的6家企业之一,大厂夏垫佳美体育用品有限公司从2012年就开始了占地100亩的产业园区建设。
    
  如今,在夏垫佳美和记者走访的大多数企业,一些生产环节已经离开了人工,代之以工业机器人。
    
  “夏垫佳美在业内知名的双柱木塑伞结构器材就是通过工业机器人等先进工艺、设备生产制造出来的。但如果企业生产达不到一定的规模,这样规范化、标准化、高水平的生产就无从谈起。”陈志军说。
    
  然而,并不是所有希望上规模的企业都能顺利完成目标。李郁就正在为上规模而发愁。
    
  创立于2007年的石家庄英利是世界羽毛球联合会、国际乒乓球联合会和国际网球联合会共同认证的专业运动地板提供商,目前,他们拥有几乎所有系列的运动地板产品,其中PVC运动地板、悬浮式拼装地板产销量全国第一。他们旗下的运动地板品牌“英利奥”不仅仅是河北省著名商标,也是国际运动地板知名品牌法国“洁福”的最有力竞争对手之一。
    
  “我们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不能把公司整合为一个整体――生产、研发、总部分处三个地点。尽管现在交通、通讯发达,成本却在无形中增加了,也不利于及时发现问题。”李郁表示。
    
  “产业规模已经成为影响河北体育制造行业发展最主要的瓶颈之一。”王晓强指出,与福建等以鞋服类体育产品起家的体育装备制造大省发展途径不同,我省的体育制造业是从体育器材起步的。由于专业器材往往分类极细,所以我省体育制造业至今仍没有在国内叫响的综合性专业生产商。
    
  “不要小看综合性专业体育生产商。”王晓强告诉记者,在2014-2015财政年度,世界第一运动品牌耐克的年营业额达到了惊人的306亿美元。邻省山东,截至2015年底,共拥有体育装备制造企业320家,全年体育装备制造业年产值达到260亿元,约占全国行业产值的23%。
    
  为争夺未来体育产业市场的大蛋糕,目前全国一些体育器材制造大省都设立了体育产业引导资金。据了解,北京已经连续5年每年提供5亿元人民币的体育产业引导资金,天津也从去年设立了1亿元的体育产业引导资金。
    
  “我省体育产业发展也需从资金、土地、人才等方面加强支持。”王晓强说。
    
  据了解,为解决当地体育器材产业规模过小的问题,我省一些地方正致力于打造体育器材制造业产业集群。目前仅定州建设的体育产业园区一地,就有注册体育用品企业203家,其中规模以上入统工业企业14家,从业人员10万余人,2014年行业产值约57亿元,拥有自主品牌70余个。
    
  创新注入活力,高端产业人才相对缺乏
    
  在张治国的办公室里,记者见到一个造型精美的哑铃。与常见的哑铃不同,它的两端不是两个铁球,而是两个正六边形柱体,其中又塞着几枚子弹状的不锈钢圆柱。
    
  “这是我们新研发的专利产品,它改变了以往哑铃笨拙的形象,色彩更加鲜艳,配重也更加灵活。”张治国边说边将哑铃递过来。
    
  只见他把那些小圆柱抽出来,记者马上感到手上哑铃重量减轻了。“每个圆柱的重量也都相当精确,可以非常方便地进行不同肌群的力量训练。”张治国说,多年来专业杠铃的生产经验为他们提供了从竞技赛场回归全民健身的技术支撑,也为他们创新产品提供了动力源泉。
    
  “专业竞赛市场毕竟是一个小众市场,利用我们在生产高端产品时积攒下的技术和生产能力,以创新的方式回归全民健身这个大市场,才能满足更广大的体育消费需求,才能让我们的体育用品制造获得更大的利益。”张治国说,从专业的包装盒到附送锻炼光盘,这款产品集聚了多项专利技术,“目的只有一个,创新产品与服务。”
    
  “在旧模式下,小作坊靠低价格获得生存空间,只要仿制就够了,创新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王晓强表示,现代体育器材制造商面对的是精准与个性化的客户需求,必须把新产品的研发放在首位。
    
  在记者走访的几家企业中,几乎每个企业都拥有自己的专利产品。
    
  夏垫佳美的专利产品“带多媒体终端双柱室外健身器材”入围2012年中国优秀工业设计奖,首都体育学院社会体育系主任李湘如教授评价它“是真正的室外健身器材升级的方向”。
    
  三河桂宇星为室外篮球架装上了太阳能照明设备,让贫困地区的孩子不必再摸黑去打球。
    
  “每年我们在创新与产品研发上的投入大概是成本的20%左右。”李树峰说,随着企业的发展,产品附加值的提高,创新与研发方面的成本还会更高。
    
  海兴益奥特干脆在北京开设了自己的新产品研发中心,积极利用北京中关村的科技优势和人才优势进行产品创新。
    
  在技术和产品创新的同时,拓展新领域也成为我省体育器材制造企业的创新方向。
    
  夏垫佳美近两年成功研发了室内健身器材;石家庄英利则把自己的运动地板研发拓展到了所有运动项目,不断刷新着国内的空白;张孔杠铃也不再只瞄准举重器材生产,而开始涉猎游泳、专项运动鞋等的生产研发;海兴益奥特瞄准的是与电子产品相结合,走“互联网+”的新型产品研发之路。
    
  “近年来,我省一些较大的体育器材制造企业已经不再满足现有产品和领域,他们通过创新,利用自己多年来积累的技术和资金优势,不断丰富和壮大着我省体育器材生产种类,为河北体育器材制造业注入了新活力。”庞毅说。
    
  不过,在调查中,记者也发现,我省体育器材生产制造企业大多仍聚集于县域。由于这些地方经济环境与生活环境比大中城市差,因此很难引进并留住高端技术人才。这使得很多企业转型升级、创新发展缺乏人才队伍的有力支撑,只能徘徊在低端体育器材制造企业行列。
    
  “虽然这些企业可以脱离地方去大城市建立试验室或研发中心,也可以从外面请专业技术人员到企业给职工进行短期培训,但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王晓强认为,应该由省里相关部门牵头,联合省内高校建立创新研发平台。“这样可以充分利用我省高校科研力量,解决这些企业创新研发能力不足问题,把体育器材的河北制造提升到一个较高的水平。”
    
  记者手记
    
  期待河北的“红双喜”“尤尼克斯”
    
  “现在对河北的体育器材制造企业来说,是一个相当微妙的时期。国家‘46号文’的下发,对我们是一个发展机遇,但也有可能是一个重大挑战。”走进大厂夏垫佳美国际体育产业园,夏垫佳美董事长刘世胜见到记者的第一句话就是如此。
    
  刘世胜口中的“46号文”,就是2014年10月国务院下发的《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它把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的同时,也规划到2025年体育产业总规模将达到5万亿。而包括我省在内的各省《实施意见》中,此项总和已达到7万亿。这让发展体育产业成为一个热潮,更给业内企业带来了一股转型新风。
    
  如果说,20年前记者第一次走进定州乡间的体育器材作坊采访时,惊讶的是我省民间对体育用品制造的热情与参与人数的众多,那么,这一次,记者惊讶的则是我省已有了让世界注目的体育器材制造企业:张孔杠铃不仅成为奥运会器材供应商,而且有了让世界杠铃第一品牌瑞典eleiko倾听发展理念的实力;石家庄英利生产的运动地板让法国老品牌洁福也不得不开始考虑全类型发展……
    
  河北的一些体育器材生产商开始在业内成为品质的代名词,成为行业标准的参与制定者,正在从单一的制造商向体育产业集团过渡。
    
  也许不远的将来,就像今天一提起羽毛球很多人就会想到日本的“尤尼克斯”、一提到乒乓球很多人就会想到“红双喜”一样,在这些正在成长的河北体育器材品牌中会涌现出“河北制造”“中国制造”的名片级品牌。
    
  然而,与其他行业相比,我省体育器材制造企业的产值还不算大,对地方经济的贡献率也比较低,“体育用品生产企业规模小、分布散、产品结构单一,重大产业项目和产业园区发展水平不高,特别是引领产业发展的高品质、高科技含量的主导品牌还较少”的整体现状尚未改变。
    
  如何从政策上和资金上对我省的体育器材制造企业给予支持,让品牌更亮更有影响力,让更多的企业获得转型升级的动力,已成为我省抓住历史机遇、促进体育产业发展必须考虑的问题。
    
联系方式
联系人 : 电话 :
手机 : 传真 :
邮箱 : 网址 :http://www.ce.cn/culture/gd/201604/07/t20160407_10236975.shtml
地址 :